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昨夜星辰的博客

让你放飞心情的地方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转贴:李承鹏:奇怪的使命——给什邡市各级领导的一封信  

2012-07-04 11:14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各位领导,其实我是想跟你们来一些温暖的回忆:

各位领导,其实我是想跟你们来一些温暖的回忆: 我少年时,常去你们那里的鸭子河游泳。那时河水清亮,放眼就看得到梭边鱼,我们常用打结的草绳钓出一串串河蟹,在河岸烤来吃。冬天时有大群飞来过冬的花脸鸭在水草里觅食,叫声嘈杂,洪亮短促,倘人惊动就会四散而起,水草深处会留下一些鸭蛋。这些记忆,想必也存于你们的童年里。 等我青年时,已不太敢下水了,游完之后头发就臭不可闻,鸭子不怎么飞回来,河蟹更少咬绳。到现在,我直逼苍孙,斑鸠河一带沿岸有很多生态居住的广告,可只见泥沙俱下,河蟹、斑鸠和野鸭几乎绝迹。 各位领导,请问,这些河现在连河蟹都不居住了,为什么你们还要求人类和谐居住。这是我关心的问题。 所以就想谈谈你们的使命。我曾经单纯地以为你们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要把GDP搞上去,也不易。后来才知道你们就差洗脚也用纯净水,很多的家人已在安置在更安全的市区。还有那两个从外地空降的主要领导,任期一满就将远走高飞,所以,你们不是来服务的,你们是来开矿的,什邡不过是你们的矿区,四十万什邡人正是你们的钼铜矿石。当然,荣幸的是,你们不知道当地群众其实很想挽留你们,他们散完步也叹息着:让这一拨蚊子吸血也好啊,吸饱了它们就趴在肉上睡觉,要是赶它们走,换一拨蚊子来,更吃不消了。 你们正身体力行地解释着你们奇怪的使命,所谓发展模式:就是把四、五十万人民的利益,切换成四五个人的利益。把五十年的使命,浓缩为五年的任期。任期轮转,换战术再来一遍。 各位领导,你们知道这些民众其实也无所谓了,他们早就有此生把化学元素周期表尝遍的准备。据我了解的情况,最早的那一拨不明真相的群众去到什邡政府时,更在乎的是你们得给出合情合理的解释,而不是强硬的通知。可你们强硬惯了,虽然在黄岩鸟、钓鱼岛、越南问题上你们和你们的同僚特别擅长对外国人做出友好的解释,第一时间脑弧射就反射出无偿捐款、高档校车和大熊猫,可是对同胞,你们第一时间会反射出装甲车、防暴盾牌、棍棒。跟外面沟通时,你们总会想起“两国拥有高度一致的根本利益”这样的句子,跟里面沟通时,你们总会使用“不顾国家大局,不考虑通盘计划”……让我经常搞不清你们跟我们一个国籍,还是日本人。日,本人。 各位正在GDP和Tear gas之间连夜奋战的领导,你们已很熟悉第一个英文缩写了,不幸的是,

我少年时,常去你们那里的鸭子河游泳。那时河水清亮,放眼就看得到梭边鱼,我们常用打结的草绳钓出一串串河蟹,在河岸烤来吃。冬天时有大群飞来过冬的花脸鸭在水草里觅食,叫声嘈杂,洪亮短促,倘人惊动就会四散而起,水草深处会留下一些鸭蛋。这些记忆,想必也存于你们的童年里。

毒害什邡人的。 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 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 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 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 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

等我青年时,已不太敢下水了,游完之后头发就臭不可闻,鸭子不怎么飞回来,河蟹更少咬绳。到现在,我直逼苍孙,斑鸠河一带沿岸有很多生态居住的广告,可只见泥沙俱下,河蟹、斑鸠和野鸭几乎绝迹。

我发现你们居然开始尝试后一个英文单词,Tear gas,是的,催泪瓦斯……我以为这是一道关于文明很本质的鸿沟,也是你们发病的前兆。所以我写这封信,并不是来证明你们只是维稳手段不明智、太粗心、肾上腺冲动了……这么说是美化你们。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在这个事事要装麻木的时代,你我的肾上腺其实都只会在床上冲动。不是吗?所以我要说,你们中的很多人正因为一种奇怪的使命,走向几十年前的那个对立面。 我看到一些照片,有十来岁小孩倒在大街上无人理睬的,有一个妇人被追得狼奔豕突,终于被我警英勇KO在地的,当然最动静皆宜的是一组对比照片:前一张是08年地震后,一个女孩子手举纸片,上写“解放军,我们爱你”,后一张是一名白衣女孩跪在一排威武的防暴盾前面。这照片我不知是否实地拍摄的,但它们精准说明了什邡以及更多矿区的事情。我说的不是什邡而是十方的事情,这封信也想写给各地防暴大侠,你们上游打了抗议污染的群众,然后回到下游喝被污染的自来水。你们不是矿的主人,为何不抬高三公分。当然我知道这么说显得很没智商,因为,过去我曾把这个国家比为一个小区,我们只是没被承认业主权利的住户,可现在我发现小区还好,这里已全然变成了一个矿区。可是各位领导,你们该知道,你们开的不是矿,是一条条生命,你们驱散的不是居民,而是民心,在无数个病句中,这次你们使用的最为别致:“少数别有用心的民众用花盆和矿泉水瓶袭击政府机关”VS“为了控制局面,有关部门出动手持盾牌、棍棒、催泪瓦斯、震爆弹的军警”。 于是,花盆和矿泉水瓶成为大规模杀伤武器了。 各位领导,写到这里,这封信其实是想了解你们的秘密——我最近一次去什邡,是512大地震期间,那天我领一支混编救援队经过时,在一片一片歪倒的房子后面,发现一座屹立的水泥厂,同行者说。那就是修了五所不倒希望小学的汉龙集团。虽然那份功劳更应属天天用铁锤敲打着水泥柱的屌丝监工,句艳东,但我们爱屋及乌,仍肃然起敬,我还写了那篇文章。可是刚听说宏达集团与汉龙集团是堂兄弟关系。我不见得会把两者强行牵扯在一起,可我很关心,为什么一个救孩子于死地,另一个却要置孩子于死地。在整个汶川大地震前后,为何干好事时见不到当地政府,干坏事时却赫然在目。什邡的书记和市长,先请把那九千万重建款拨入宏达钼铜开发的事说清楚吧,全国人民的重建款,不是拿来

各位领导,请问,这些河现在连河蟹都不居住了,为什么你们还要求人类和谐居住。这是我关心的问题。

毒害什邡人的。 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 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 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 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 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

毒害什邡人的。 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 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 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 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 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

所以就想谈谈你们的使命。我曾经单纯地以为你们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要把GDP搞上去,也不易。后来才知道你们就差洗脚也用纯净水,很多的家人已在安置在更安全的市区。还有那两个从外地空降的主要领导,任期一满就将远走高飞,所以,你们不是来服务的,你们是来开矿的,什邡不过是你们的矿区,四十万什邡人正是你们的钼铜矿石。当然,荣幸的是,你们不知道当地群众其实很想挽留你们,他们散完步也叹息着:让这一拨蚊子吸血也好啊,吸饱了它们就趴在肉上睡觉,要是赶它们走,换一拨蚊子来,更吃不消了。

各位领导,其实我是想跟你们来一些温暖的回忆: 我少年时,常去你们那里的鸭子河游泳。那时河水清亮,放眼就看得到梭边鱼,我们常用打结的草绳钓出一串串河蟹,在河岸烤来吃。冬天时有大群飞来过冬的花脸鸭在水草里觅食,叫声嘈杂,洪亮短促,倘人惊动就会四散而起,水草深处会留下一些鸭蛋。这些记忆,想必也存于你们的童年里。 等我青年时,已不太敢下水了,游完之后头发就臭不可闻,鸭子不怎么飞回来,河蟹更少咬绳。到现在,我直逼苍孙,斑鸠河一带沿岸有很多生态居住的广告,可只见泥沙俱下,河蟹、斑鸠和野鸭几乎绝迹。 各位领导,请问,这些河现在连河蟹都不居住了,为什么你们还要求人类和谐居住。这是我关心的问题。 所以就想谈谈你们的使命。我曾经单纯地以为你们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要把GDP搞上去,也不易。后来才知道你们就差洗脚也用纯净水,很多的家人已在安置在更安全的市区。还有那两个从外地空降的主要领导,任期一满就将远走高飞,所以,你们不是来服务的,你们是来开矿的,什邡不过是你们的矿区,四十万什邡人正是你们的钼铜矿石。当然,荣幸的是,你们不知道当地群众其实很想挽留你们,他们散完步也叹息着:让这一拨蚊子吸血也好啊,吸饱了它们就趴在肉上睡觉,要是赶它们走,换一拨蚊子来,更吃不消了。 你们正身体力行地解释着你们奇怪的使命,所谓发展模式:就是把四、五十万人民的利益,切换成四五个人的利益。把五十年的使命,浓缩为五年的任期。任期轮转,换战术再来一遍。 各位领导,你们知道这些民众其实也无所谓了,他们早就有此生把化学元素周期表尝遍的准备。据我了解的情况,最早的那一拨不明真相的群众去到什邡政府时,更在乎的是你们得给出合情合理的解释,而不是强硬的通知。可你们强硬惯了,虽然在黄岩鸟、钓鱼岛、越南问题上你们和你们的同僚特别擅长对外国人做出友好的解释,第一时间脑弧射就反射出无偿捐款、高档校车和大熊猫,可是对同胞,你们第一时间会反射出装甲车、防暴盾牌、棍棒。跟外面沟通时,你们总会想起“两国拥有高度一致的根本利益”这样的句子,跟里面沟通时,你们总会使用“不顾国家大局,不考虑通盘计划”……让我经常搞不清你们跟我们一个国籍,还是日本人。日,本人。 各位正在GDP和Tear gas之间连夜奋战的领导,你们已很熟悉第一个英文缩写了,不幸的是,

我发现你们居然开始尝试后一个英文单词,Tear gas,是的,催泪瓦斯……我以为这是一道关于文明很本质的鸿沟,也是你们发病的前兆。所以我写这封信,并不是来证明你们只是维稳手段不明智、太粗心、肾上腺冲动了……这么说是美化你们。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在这个事事要装麻木的时代,你我的肾上腺其实都只会在床上冲动。不是吗?所以我要说,你们中的很多人正因为一种奇怪的使命,走向几十年前的那个对立面。 我看到一些照片,有十来岁小孩倒在大街上无人理睬的,有一个妇人被追得狼奔豕突,终于被我警英勇KO在地的,当然最动静皆宜的是一组对比照片:前一张是08年地震后,一个女孩子手举纸片,上写“解放军,我们爱你”,后一张是一名白衣女孩跪在一排威武的防暴盾前面。这照片我不知是否实地拍摄的,但它们精准说明了什邡以及更多矿区的事情。我说的不是什邡而是十方的事情,这封信也想写给各地防暴大侠,你们上游打了抗议污染的群众,然后回到下游喝被污染的自来水。你们不是矿的主人,为何不抬高三公分。当然我知道这么说显得很没智商,因为,过去我曾把这个国家比为一个小区,我们只是没被承认业主权利的住户,可现在我发现小区还好,这里已全然变成了一个矿区。可是各位领导,你们该知道,你们开的不是矿,是一条条生命,你们驱散的不是居民,而是民心,在无数个病句中,这次你们使用的最为别致:“少数别有用心的民众用花盆和矿泉水瓶袭击政府机关”VS“为了控制局面,有关部门出动手持盾牌、棍棒、催泪瓦斯、震爆弹的军警”。 于是,花盆和矿泉水瓶成为大规模杀伤武器了。 各位领导,写到这里,这封信其实是想了解你们的秘密——我最近一次去什邡,是512大地震期间,那天我领一支混编救援队经过时,在一片一片歪倒的房子后面,发现一座屹立的水泥厂,同行者说。那就是修了五所不倒希望小学的汉龙集团。虽然那份功劳更应属天天用铁锤敲打着水泥柱的屌丝监工,句艳东,但我们爱屋及乌,仍肃然起敬,我还写了那篇文章。可是刚听说宏达集团与汉龙集团是堂兄弟关系。我不见得会把两者强行牵扯在一起,可我很关心,为什么一个救孩子于死地,另一个却要置孩子于死地。在整个汶川大地震前后,为何干好事时见不到当地政府,干坏事时却赫然在目。什邡的书记和市长,先请把那九千万重建款拨入宏达钼铜开发的事说清楚吧,全国人民的重建款,不是拿来 你们正身体力行地解释着你们奇怪的使命,所谓发展模式:就是把四、五十万人民的利益,切换成四五个人的利益。把五十年的使命,浓缩为五年的任期。任期轮转,换战术再来一遍。

各位领导,你们知道这些民众其实也无所谓了,他们早就有此生把化学元素周期表尝遍的准备。据我了解的情况,最早的那一拨不明真相的群众去到什邡政府时,更在乎的是你们得给出合情合理的解释,而不是强硬的通知。可你们强硬惯了,虽然在黄岩鸟、钓鱼岛、越南问题上你们和你们的同僚特别擅长对外国人做出友好的解释,第一时间脑弧射就反射出无偿捐款、高档校车和大熊猫,可是对同胞,你们第一时间会反射出装甲车、防暴盾牌、棍棒。跟外面沟通时,你们总会想起“两国拥有高度一致的根本利益”这样的句子,跟里面沟通时,你们总会使用“不顾国家大局,不考虑通盘计划”……让我经常搞不清你们跟我们一个国籍,还是日本人。日,本人。

我发现你们居然开始尝试后一个英文单词,Tear gas,是的,催泪瓦斯……我以为这是一道关于文明很本质的鸿沟,也是你们发病的前兆。所以我写这封信,并不是来证明你们只是维稳手段不明智、太粗心、肾上腺冲动了……这么说是美化你们。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在这个事事要装麻木的时代,你我的肾上腺其实都只会在床上冲动。不是吗?所以我要说,你们中的很多人正因为一种奇怪的使命,走向几十年前的那个对立面。 我看到一些照片,有十来岁小孩倒在大街上无人理睬的,有一个妇人被追得狼奔豕突,终于被我警英勇KO在地的,当然最动静皆宜的是一组对比照片:前一张是08年地震后,一个女孩子手举纸片,上写“解放军,我们爱你”,后一张是一名白衣女孩跪在一排威武的防暴盾前面。这照片我不知是否实地拍摄的,但它们精准说明了什邡以及更多矿区的事情。我说的不是什邡而是十方的事情,这封信也想写给各地防暴大侠,你们上游打了抗议污染的群众,然后回到下游喝被污染的自来水。你们不是矿的主人,为何不抬高三公分。当然我知道这么说显得很没智商,因为,过去我曾把这个国家比为一个小区,我们只是没被承认业主权利的住户,可现在我发现小区还好,这里已全然变成了一个矿区。可是各位领导,你们该知道,你们开的不是矿,是一条条生命,你们驱散的不是居民,而是民心,在无数个病句中,这次你们使用的最为别致:“少数别有用心的民众用花盆和矿泉水瓶袭击政府机关”VS“为了控制局面,有关部门出动手持盾牌、棍棒、催泪瓦斯、震爆弹的军警”。 于是,花盆和矿泉水瓶成为大规模杀伤武器了。 各位领导,写到这里,这封信其实是想了解你们的秘密——我最近一次去什邡,是512大地震期间,那天我领一支混编救援队经过时,在一片一片歪倒的房子后面,发现一座屹立的水泥厂,同行者说。那就是修了五所不倒希望小学的汉龙集团。虽然那份功劳更应属天天用铁锤敲打着水泥柱的屌丝监工,句艳东,但我们爱屋及乌,仍肃然起敬,我还写了那篇文章。可是刚听说宏达集团与汉龙集团是堂兄弟关系。我不见得会把两者强行牵扯在一起,可我很关心,为什么一个救孩子于死地,另一个却要置孩子于死地。在整个汶川大地震前后,为何干好事时见不到当地政府,干坏事时却赫然在目。什邡的书记和市长,先请把那九千万重建款拨入宏达钼铜开发的事说清楚吧,全国人民的重建款,不是拿来

各位正在毒害什邡人的。 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 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 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 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 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 GDP和毒害什邡人的。 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 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 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 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 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 Tear gas之间连夜奋战的领导,你们已很熟悉第一个英文缩写了,不幸的是,我发现你们居然开始尝试后一个英文单词,毒害什邡人的。 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 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 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 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 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 Tear gas,是的,催泪瓦斯……我以为这是一道关于文明很本质的鸿沟,也是你们发病的前兆。所以我写这封信,并不是来证明你们只是维稳手段不明智、太粗心、肾上腺冲动了……这么说是美化你们。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在这个事事要装麻木的时代,你我的肾上腺其实都只会在床上冲动。不是吗?所以我要说,你们中的很多人正因为一种奇怪的使命,走向几十年前的那个对立面。

我发现你们居然开始尝试后一个英文单词,Tear gas,是的,催泪瓦斯……我以为这是一道关于文明很本质的鸿沟,也是你们发病的前兆。所以我写这封信,并不是来证明你们只是维稳手段不明智、太粗心、肾上腺冲动了……这么说是美化你们。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在这个事事要装麻木的时代,你我的肾上腺其实都只会在床上冲动。不是吗?所以我要说,你们中的很多人正因为一种奇怪的使命,走向几十年前的那个对立面。 我看到一些照片,有十来岁小孩倒在大街上无人理睬的,有一个妇人被追得狼奔豕突,终于被我警英勇KO在地的,当然最动静皆宜的是一组对比照片:前一张是08年地震后,一个女孩子手举纸片,上写“解放军,我们爱你”,后一张是一名白衣女孩跪在一排威武的防暴盾前面。这照片我不知是否实地拍摄的,但它们精准说明了什邡以及更多矿区的事情。我说的不是什邡而是十方的事情,这封信也想写给各地防暴大侠,你们上游打了抗议污染的群众,然后回到下游喝被污染的自来水。你们不是矿的主人,为何不抬高三公分。当然我知道这么说显得很没智商,因为,过去我曾把这个国家比为一个小区,我们只是没被承认业主权利的住户,可现在我发现小区还好,这里已全然变成了一个矿区。可是各位领导,你们该知道,你们开的不是矿,是一条条生命,你们驱散的不是居民,而是民心,在无数个病句中,这次你们使用的最为别致:“少数别有用心的民众用花盆和矿泉水瓶袭击政府机关”VS“为了控制局面,有关部门出动手持盾牌、棍棒、催泪瓦斯、震爆弹的军警”。 于是,花盆和矿泉水瓶成为大规模杀伤武器了。 各位领导,写到这里,这封信其实是想了解你们的秘密——我最近一次去什邡,是512大地震期间,那天我领一支混编救援队经过时,在一片一片歪倒的房子后面,发现一座屹立的水泥厂,同行者说。那就是修了五所不倒希望小学的汉龙集团。虽然那份功劳更应属天天用铁锤敲打着水泥柱的屌丝监工,句艳东,但我们爱屋及乌,仍肃然起敬,我还写了那篇文章。可是刚听说宏达集团与汉龙集团是堂兄弟关系。我不见得会把两者强行牵扯在一起,可我很关心,为什么一个救孩子于死地,另一个却要置孩子于死地。在整个汶川大地震前后,为何干好事时见不到当地政府,干坏事时却赫然在目。什邡的书记和市长,先请把那九千万重建款拨入宏达钼铜开发的事说清楚吧,全国人民的重建款,不是拿来 我看到一些照片,有十来岁小孩倒在大街上无人理睬的,有一个妇人被追得狼奔豕突,终于被我警英勇KO毒害什邡人的。 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 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 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 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 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 在地的,当然最动静皆宜的是一组对比照片:前一张是08年地震后,一个女孩子手举纸片,上写“解放军,我们爱你”,后一张是一名白衣女孩跪在一排威武的防暴盾前面。这照片我不知是否实地拍摄的,但它们精准说明了什邡以及更多矿区的事情。我说的不是什邡而是十方的事情,这封信也想写给各地防暴大侠,你们上游打了抗议污染的群众,然后回到下游喝被污染的自来水。你们不是矿的主人,为何不抬高三公分。当然我知道这么说显得很没智商,因为,过去我曾把这个国家比为一个小区,我们只是没被承认业主权利的住户,可现在我发现小区还好,这里已全然变成了一个矿区。可是各位领导,你们该知道,你们开的不是矿,是一条条生命,你们驱散的不是居民,而是民心,在无数个病句中,这次你们使用的最为别致:“少数别有用心的民众用花盆和矿泉水瓶袭击政府机关”毒害什邡人的。 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 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 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 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 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 VS“为了控制局面,有关部门出动手持盾牌、棍棒、催泪瓦斯、震爆弹的军警”。

各位领导,其实我是想跟你们来一些温暖的回忆: 我少年时,常去你们那里的鸭子河游泳。那时河水清亮,放眼就看得到梭边鱼,我们常用打结的草绳钓出一串串河蟹,在河岸烤来吃。冬天时有大群飞来过冬的花脸鸭在水草里觅食,叫声嘈杂,洪亮短促,倘人惊动就会四散而起,水草深处会留下一些鸭蛋。这些记忆,想必也存于你们的童年里。 等我青年时,已不太敢下水了,游完之后头发就臭不可闻,鸭子不怎么飞回来,河蟹更少咬绳。到现在,我直逼苍孙,斑鸠河一带沿岸有很多生态居住的广告,可只见泥沙俱下,河蟹、斑鸠和野鸭几乎绝迹。 各位领导,请问,这些河现在连河蟹都不居住了,为什么你们还要求人类和谐居住。这是我关心的问题。 所以就想谈谈你们的使命。我曾经单纯地以为你们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要把GDP搞上去,也不易。后来才知道你们就差洗脚也用纯净水,很多的家人已在安置在更安全的市区。还有那两个从外地空降的主要领导,任期一满就将远走高飞,所以,你们不是来服务的,你们是来开矿的,什邡不过是你们的矿区,四十万什邡人正是你们的钼铜矿石。当然,荣幸的是,你们不知道当地群众其实很想挽留你们,他们散完步也叹息着:让这一拨蚊子吸血也好啊,吸饱了它们就趴在肉上睡觉,要是赶它们走,换一拨蚊子来,更吃不消了。 你们正身体力行地解释着你们奇怪的使命,所谓发展模式:就是把四、五十万人民的利益,切换成四五个人的利益。把五十年的使命,浓缩为五年的任期。任期轮转,换战术再来一遍。 各位领导,你们知道这些民众其实也无所谓了,他们早就有此生把化学元素周期表尝遍的准备。据我了解的情况,最早的那一拨不明真相的群众去到什邡政府时,更在乎的是你们得给出合情合理的解释,而不是强硬的通知。可你们强硬惯了,虽然在黄岩鸟、钓鱼岛、越南问题上你们和你们的同僚特别擅长对外国人做出友好的解释,第一时间脑弧射就反射出无偿捐款、高档校车和大熊猫,可是对同胞,你们第一时间会反射出装甲车、防暴盾牌、棍棒。跟外面沟通时,你们总会想起“两国拥有高度一致的根本利益”这样的句子,跟里面沟通时,你们总会使用“不顾国家大局,不考虑通盘计划”……让我经常搞不清你们跟我们一个国籍,还是日本人。日,本人。 各位正在GDP和Tear gas之间连夜奋战的领导,你们已很熟悉第一个英文缩写了,不幸的是,

于是,花盆和矿泉水瓶成为大规模杀伤武器了。

毒害什邡人的。 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 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 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 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 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 各位领导,写到这里,这封信其实是想了解你们的秘密——我最近一次去什邡,是512 各位领导,其实我是想跟你们来一些温暖的回忆: 我少年时,常去你们那里的鸭子河游泳。那时河水清亮,放眼就看得到梭边鱼,我们常用打结的草绳钓出一串串河蟹,在河岸烤来吃。冬天时有大群飞来过冬的花脸鸭在水草里觅食,叫声嘈杂,洪亮短促,倘人惊动就会四散而起,水草深处会留下一些鸭蛋。这些记忆,想必也存于你们的童年里。 等我青年时,已不太敢下水了,游完之后头发就臭不可闻,鸭子不怎么飞回来,河蟹更少咬绳。到现在,我直逼苍孙,斑鸠河一带沿岸有很多生态居住的广告,可只见泥沙俱下,河蟹、斑鸠和野鸭几乎绝迹。 各位领导,请问,这些河现在连河蟹都不居住了,为什么你们还要求人类和谐居住。这是我关心的问题。 所以就想谈谈你们的使命。我曾经单纯地以为你们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要把GDP搞上去,也不易。后来才知道你们就差洗脚也用纯净水,很多的家人已在安置在更安全的市区。还有那两个从外地空降的主要领导,任期一满就将远走高飞,所以,你们不是来服务的,你们是来开矿的,什邡不过是你们的矿区,四十万什邡人正是你们的钼铜矿石。当然,荣幸的是,你们不知道当地群众其实很想挽留你们,他们散完步也叹息着:让这一拨蚊子吸血也好啊,吸饱了它们就趴在肉上睡觉,要是赶它们走,换一拨蚊子来,更吃不消了。 你们正身体力行地解释着你们奇怪的使命,所谓发展模式:就是把四、五十万人民的利益,切换成四五个人的利益。把五十年的使命,浓缩为五年的任期。任期轮转,换战术再来一遍。 各位领导,你们知道这些民众其实也无所谓了,他们早就有此生把化学元素周期表尝遍的准备。据我了解的情况,最早的那一拨不明真相的群众去到什邡政府时,更在乎的是你们得给出合情合理的解释,而不是强硬的通知。可你们强硬惯了,虽然在黄岩鸟、钓鱼岛、越南问题上你们和你们的同僚特别擅长对外国人做出友好的解释,第一时间脑弧射就反射出无偿捐款、高档校车和大熊猫,可是对同胞,你们第一时间会反射出装甲车、防暴盾牌、棍棒。跟外面沟通时,你们总会想起“两国拥有高度一致的根本利益”这样的句子,跟里面沟通时,你们总会使用“不顾国家大局,不考虑通盘计划”……让我经常搞不清你们跟我们一个国籍,还是日本人。日,本人。 各位正在GDP和Tear gas之间连夜奋战的领导,你们已很熟悉第一个英文缩写了,不幸的是,大地震期间,那天我领一支混编救援队经过时,在一片一片歪倒的房子后面,发现一座屹立的水泥厂,同行者说。那就是修了五所不倒希望小学的汉龙集团。虽然那份功劳更应属天天用铁锤敲打着水泥柱的屌丝监工,句艳东,但我们爱屋及乌,仍肃然起敬,我还写了那篇文章。可是刚听说宏达集团与汉龙集团是堂兄弟关系。我不见得会把两者强行牵扯在一起,可我很关心,为什么一个救孩子于死地,另一个却要置孩子于死地。在整个汶川大地震前后,为何干好事时见不到当地政府,干坏事时却赫然在目。什邡的书记和市长,先请把那九千万重建款拨入宏达钼铜开发的事说清楚吧,全国人民的重建款,不是拿来毒害什邡人的。

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

毒害什邡人的。 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 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 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 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 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

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

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

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

毒害什邡人的。 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 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 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 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 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

毒害什邡人的。 不仅什邡,08年大地震后,整个灾区的官员们莫名其妙拥有一种奇怪的使命,即:买豪车是为了重建,挪用赈灾款是为了重建,重度污染也是为了重建,贪污也是为了重建……因为一场灾难,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,更重要的是——你们被惯坏了,自我英雄催眠,强烈的悲剧崇高感,有时候连你们自己都产生幻觉,搞不清此时是在贪污还是在重建,是个人账户还是项目账本,是别人的老婆还是自己的情妇,所以你们做出公然袭击民众的决定并不突然,你们深思熟虑,且大义凛然。我认为,当烟雾升起、驱散民众那一刻,你们甚至想到要向上级报功请愿,哦,当机立断处理了一起由别有用心的人挑起的群体事件……此案例可向全国推广。 这样一种奇怪的使命感,让中国发生的自然灾难,从来不是单个的,就像你们扔出来的震爆弹。 这个国家已变成一个极大的矿区,这样下去,你们不只会把地球镂空,也会把人心镂空。 最后,我正在成都,会开车前往什邡,我不会围攻也不会煽动,只是想看看这座曾经很熟悉的小城,遥想一下鸭子河里那些飞来的花脸鸭,和草绳上的河蟹。当然谨记变态辣椒一个醒世名句:自我懂事之后,这里让我感动的东西,就只剩下催泪瓦斯了。 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

今日有雨,一把黑色的雨伞下,什邡见。

昨夜星辰评语:目今的中国,钱和官弄脏了人境和环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